是酒肆呀

这里酒肆,是个咸鱼,企鹅号2242211849,欢迎来找我玩啊。

求老婶告诉我那个黑的标志是什么(゚o゚;

黑花[R]
图要是也糊了就搜我微博:
酒肆沫子
嘤,lof老吞我评论

第一次画,不喜勿喷,我知道我画的很丑,勿喷。

吃的cp和雷点!

这里酒肆,一个置顶
🔴主混盗笔,凹凸(淡圈),刀乱,名侦,APH,全职,科拟
🔴腐向吃 瓶邪,黑花,世初一切cp,炎岷,撒何,极东无差,长蜂,石青,叶黄,王喻,江周,语数等
BG向吃压切婶
乙女向吃刀乱的
🔴 雷 安艾,雷凯,邪瓶,喻黄,all叶,all黄
🔴什么都会一点,文笔,绘画巨差!经常ooc!
🔴人口失踪重灾区!关注需谨慎!
⭕️半个孩厨
大概就这样吧,以后再补。٩( 'ω' )و

【瑞金】香榭丽舍135号(十九)(完结)

温顾:

香榭丽舍135号




※设计师格瑞×新人模特金。狗血雷且OOC。前文:(一) (二) (三) (四) (五) (六) (七) (八) (九) (十) (十一) (十二) (十三) (十四) (十五) (十六) (十七) (十八)






Chapter 19


 


※推荐BGM:The Darjeeling Limited - 《Les Champs-Elysees》


 




 


 


 


事后他们带着一身的狼藉地躺进浴缸的温水里,一个浴缸装载两个大男人还是有点勉强,金缩手缩脚地靠在格瑞身上,格瑞拿了洗发香波,在他头上摩擦出丰沛的泡沫。


“闭上眼睛,我要冲水了。”格瑞说着,把一边的花洒龙头取下来。


水温正好,金闭着眼睛有点享受格瑞在他脑袋上的按摩。只可惜这样安逸的时光没有持续多久,他很快就听到自己的手机在浴室外响起来。金闭着眼睛嘟嘟囔囔着是谁的手机啊,没过多久后格瑞把他头发上的泡沫都用水冲干净了,才关掉了花洒。没有了水声,室外的手机铃一下子变得异常清晰起来,金仔细辨认了一下,脸色一白。完蛋了,这是他给秋设置的专用的铃声。


“啊——”金一声惨叫。


“嗯?”格瑞站起身来,扯了块放在高台上的干毛巾,给金擦了擦满是水的脸,才用毛巾罩住他的头发。


“是姐姐的电话,出事到现在我都没跟她说,完蛋了,姐姐一定会把我大骂一顿的。”金愁眉苦脸地跟着格瑞站起来,浴缸的塞子被格瑞拉开,他又打开花洒,把两个人身上还沾有的一些泡沫冲洗干净,这才放金围着浴巾跑出去接电话。


 


“怎么回事?”不出金所料,等他看着手机屏幕上的未接来电,回拨过去,电话在短暂地一声“嘟”后就被那头的秋接通之后,他马上就迎来了秋劈头盖脸的质问,“你就算了,格瑞又是怎么回事,他难道不会做公关的处理吗?新闻出来之后你有出门吗,没有被拍到吧?”


“等,等一下,你冷静一点,姐姐……”金弱弱地说着。


“你这让我怎么冷静啊,格瑞那时候答应了我的,不让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干扰到你的!”秋气急败坏地吼着。金鲜少见到他这位向来温和的姐姐发这么大的火的情况,缩了缩脖子,乖乖地挨秋的骂。


“格瑞呢,你叫他接电话。”等秋停歇下来,金正想解释的时候,秋游冷不丁来了一句,他咬了咬嘴唇,只好把手机递给洗完浴缸走出浴室的格瑞,给他比了个手势,示意他和秋谈话。金在脖子上横了一个手刃,表示他自己已经快被秋弄死了,模样太过可爱,格瑞忍不住凑过去在他唇上碰了一下,紧接着才接过电话:


“喂,秋?”


 


格瑞拿着手机应了半天,最后兀自走到了阳台去通话,金没有自讨没趣地凑过去偷听,他穿好睡衣就给Joey开猫罐头去了,等他看着Joey优雅地食用完整个猫罐头,格瑞也和秋讲完了电话,回到客厅里来。金本想问他们究竟谈了什么,但想了想还是忍住了没有开口。


“秋让我们赶紧处理掉这个事情。”格瑞在金的面前站定,眨了眨眼睛。金甚至产生了一种错觉:格瑞的神情看起来挺无辜的。


“好啊,”他点了点头,问,“所以要怎么解决啊?”


“很简单。”格瑞打开手机自带的相机,找了个光线好的角度,他握住金的手,让镜头里露出金无名指上的戒指,他一连拍了好几张,思索了一下后,他把一旁打了个哈欠路过的Joey一把抱起来塞进金怀里,自己则举高了手机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拍了一张他,金和Joey的合照。他在按下快门的时候侧脸,亲吻住金的一边脸颊,好在照片拍出来效果还不错,他满意地点了点头,把几张照片都发在了自己的个人ins上。他看着手机屏幕上的发布成功的字样后,转头一看,金抱着猫脸红扑扑地愣在了原地,生涩的反应让格瑞不禁失笑。


这时候在因为金抱着的姿势不对而感到不快的Joey凶狠狠地喵叫了一声,格瑞这才把他抱下来放到地上,他抓住金的手:“对了,金,你跟我来一下书房吧。”


“啊,去书房干什么?”


“填一下结婚证书的申请状。”


“……”


等紫堂幻看到第二天又是铺天盖地的新闻,内容大致是“C家设计师携绯闻男友公开出柜,甜蜜晒结婚戒指(附图)”,他和大多数粉丝一样,除了感觉有些难以置信,更多的是被闪瞎眼的错觉。


 


时间有如白驹过隙。


格瑞和金结婚两周年的纪念日过去之后,金很快就迎来了自己的毕业设计展览,和普通的艺术系学生的毕设展不一样,他们这些学服装设计的学生,毕业设计的展出是以真实的秀为载体的。聘用的模特大多都是新出道价钱还比较合理的小模特。秋手上正有一个大牌合作的全球代言,为此不能出席金的毕设秀,在电话里几乎是对着金懊悔地哭丧了好一会儿,甚至都说出了“不然我把这个合作推掉吧”这样的猛话,吓得金赶紧在视讯通话里好说歹说地安慰了姐姐半天,并且向她保证自己一定会让格瑞录下全程的毕设秀的现场,才把这位超模劝回去安心工作。


他庆幸的是,自己仅有一次的作为格瑞的模特在秀台上走秀的经历,让他在这次毕设中可以说是如鱼得水,他清楚秀场的布置包括灯光的安排,也能准确提出对于模特定点的改进建议,这些弥足珍贵的经验帮助他在这次毕设中取得了非常优秀的成绩,而在秀展的最后,他带着所有模特一起上台致谢时,格瑞正站在台下不远处看着他,举着相机的那只手上有一款跟他无名指上相配的戒指。金看向格瑞,而格瑞则几乎没有将视线离开过他的身影,也就理所当然地在第一时间发现了他的目光。他看着那个站在秀台上的他的爱人,无声地用唇语诉说了一句爱语。


紧接着,他看到与他四目相对的金笑了起来。


他的世界被点亮了。


 


 


END